“我为我是一名监狱警察而自豪”

编者按:曲圣是辽宁省本溪市监狱第八监区的一名干警。他告诉记者,他参加工作八年,这份工作创造不了巨额的社会财富,也没有什么发明创造。但他认为,他所从事的也是伟大的事业,因为能挽救一个迷失的灵魂,拯救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以下,是曲圣的一份工作感言。

2019年5月28日的下午,本溪市监狱接收了一批由沈阳新入监监狱投送来的罪犯,其中一部分被分配到我所在的第八监区。我所要说的罪犯张新新就在其中。张新新十九岁,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刑期起止为2018年11月28日至2019年11月21日。在沈阳新入监监狱羁押期间曾企图自杀未遂,心理评估中自杀危险指数显示为极高危险,是省监狱局重点关注的高度危险犯。

在对罪犯进行入监登记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张稚嫩但毫无生气的脸。表情木讷,神情紧张,对陌生环境表现出极其强烈的恐惧感和戒备意识。在询问过程中,我试图用语言缓解他的紧张情绪,但收效甚微。

经过将近四十分钟的询问,我初步了解了他的人生履历。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父母在他三个月时离异。八岁前随母亲生活虽然辗转多地、颠沛流离,但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八岁以后,他回到了父亲身边,由于其父亲对其缺乏关心照顾,甚至不能保障他正常的学习生活,导致他性格孤僻且有强烈的自卑心理。

张新新于2018年6月高中毕业,在校期间学习成绩优异,但因患肺结核病未能按期参加高考。同年9月回学校参加复读。复读期间,其父亲拒不为其提供学费和生活费。当年10月,经济拮据的张新新为筹措高考报名费,无奈之下铤而走险与他人合伙盗窃汽车电瓶,随之被捕入狱。

张新新违法犯罪时,刚满18岁,盗窃电瓶的涉案金额被认定为1000多元。听到了他的经历时,我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痛了。我不能眼看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凋零,我下定决心要挽救眼前这个年轻人。

对于有自杀心理的罪犯,如果想挽救他,就要从他的内心想法入手,而要想了解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需要从外围了解大量的信息。可问题是,张新新入监时所提供的父母联系电话均无法接通。怎么办?无奈之下,我只好想办法试图找到他在吉林白城读书时候的老师;另一方面用起了笨办法,利用114查号台和网络搜索查找他高中学校的联系电话。可谁承想,几十个电话打出去,要么是无人接听,要么是已停机。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天之后,我终于联系到了张新新高中时期的班主任徐老师,通过徐老师的叙述与张新新自己所提供信息的相互印证,我大致勾勒出了他的性格与心理特征。

在对所了解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后,我根据张新新的情况制定了教育改造计划,并将具体内容上报监狱和监区领导。在征得领导的认可后,在领导和同志们的大力支持下,有计划地开展了对他的教育改造工作。

在查阅了相关政策法规后,我明确告诉张新新,服刑人员在刑满释放后可以参加高考。当听到这一消息时,他眉头紧皱的脸上突然掠过一丝兴奋的神采。虽然转瞬即逝,但证明了高考是教育改造张新新的一个绝佳的切入点。于是,我进一步向张新新表明了监狱和监区的态度——在遵守监规纪律的前提下,可以为他创造学习条件,随后我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全套高中教材和复习资料。

在允许张新新复习功课后,他心头的压力日益减轻,生活中日渐活泼,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逐渐走出了自杀的阴影。

张新新的教育改造工作,得到了监狱领导的高度重视,监狱长韩兆有同志、监狱纪委书记王永同志和监区领导多次找到他谈话,教育他要重新树立信心,勇于面对生活中的挑战。教育科赵学增科长也多次找他谈话,并进行心理辅导。

而我始终坚持每天必谈,逐步让张新新认识到他的人生悲剧,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父亲缺乏责任心而导致的;而同时,又是因为社会上更多的人,认真履行了自己对国家、对社会的责任,他才有机会靠奖学金、助学金完成高中学业,而这一切又是基于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对弱势群体的关心。要时刻想着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来回报社会,而不是在面对挫折就丧失信心。

由于张新新入监时所提供的父母联系电话均无法打通。而根据其他罪犯反映张新新私下十分惦念母亲。于是为了能更好地对张新新进行教育感化工作,我经多方辗转,于7月初通过办案单位找到了张新新母亲的联系方式,并专门安排他的母亲来监狱探视。张新新为此深受感动。

韩狱长在了解到张新新英语基础较差的情况后,特意邀请本溪市第二高级中学的英语老师来监狱为他进行一对一辅导。我也多次自掏腰包为张新新购买学习资料。

经过长时间卓有成效的努力,张新新逐渐走出了自杀的阴霾,重新拾起对生活的信心。

看着张新新的情绪一天天的高涨,积极地投身到复习备考当中,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但是有一件事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

张新新的刑期截止到2019年11月21日,而吉林省2020年高考的报名截止时间为2019年10月25日。按照现行政策在监服刑人员不能参加高考报名,如果释放后再参加高考报名,将错过整整一年时间。

我将我的顾虑向领导做了汇报。在听取了我的汇报后,韩兆有监狱长亲自打电话与白城市教育考试院负责人进行沟通,并安排相关科室专门去函说明情况。吉林省白城市教育部门领导破例为张新新进行了2020年高考考生信息采集。使他又向梦想中的大学校门迈进了一步。

释放那天,张新新将自己的心愿偷偷告诉我——他将努力学习,争取在2020年的高考中取得好成绩,届时他将带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到本溪市监狱来,向所有曾经帮助过他的人报喜。

每一个罪犯背后都有家人和朋友,而他的家人和朋友身后也有着相应的社会关系,进而形成了一个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庞大的社会群体。而我们每改造好一个人,就是稳定了一个社会群体,就是在造福一方。

作为监狱警察,我们竭尽全力将每一名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就是牢记初心,践行使命。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罪犯本人及其家属看来,监狱警察的所作所为代表着党的政策、国家的法律,我们的每一个举动都可能会改变他们对党、国家和社会的认识。

我为我是一名监狱警察而自豪!

原标题:“我为我是一名监狱警察而自豪”

发表评论: